20190801_配方奶利益700x366

如果你正在實行母乳哺育,或是做為母乳支持者,你很可能聽過許多反對的論述;而你可能不知道的是,奶粉不只是一個食品工業,它背後還隱含著巨大的商業利益‧‧‧‧‧

身為一個母乳哺育者,或多或少都可能聽過各種反對的言論:

「寶寶單靠母乳餵養是不夠的」、「母乳餵養已經過時了」、「只有那些買不起配方奶和嬰兒食品的人才使用母奶」、「母乳餵養會造成胸部下垂」

泛非洲的女權主義者Felogene Anumo表示,「我對這些言論並不陌生。事實上,每年的國際哺乳週(8月第一周),我的母乳哺育經驗也反映出在這條路上的父母所面臨到的壓力。」

 

母乳哺育的迷思有助於配方奶行業 

大約五年前Felogene Anumo懷孕時,她充滿感恩的認為她可以用母乳哺育至少6個月。出生於肯亞的她,母親是一位護士,當地的社會環境是支持母乳哺育,並提供良好的健康福利給母親和寶寶。

但是當她沉浸於家人與朋友的大力支持中,卻發現一開始就面臨許多挑戰:「許多陌生人和我的親人都陷入了對於母乳哺育的迷思和誤解,而這些都是由於大公司的激進行銷策略。」

這些迷思形塑了一種文化與習俗,並且一代傳給一代;而這些迷思難以抵抗,特別是當乳頭出血、發炎疼痛、脹奶、睡不著覺時,種種挑戰族繁不及備載,形成對於母乳餵養的誤解。

然而,正是這種「對於母乳餵養的誤解」有利於700億美元的嬰兒食品行業,這不僅阻礙了媽媽們對於母乳餵養的信心,也破壞了對於母乳餵養的選擇,以促進配方奶的銷售。

配方奶的行業依賴並強化了基於殖民歷史的長期與連鎖的壓迫系統,涵蓋性別、種族、階級和種姓制度等等。

 

 

殖民歷史與現今母乳哺餵情況

在17世紀的歐洲,母乳餵養被視為「沒有文化水準的」而不被允許,但當母乳寶寶似乎顯得更為健康時,奴隸主開始要求奴隸們作為孩子的「乳母」。

統治階級的媽媽們便可以因此而避免這種「骯髒混亂」的部分,並維持乳房美觀形狀,又能夠讓孩子獲得母乳餵養的健康好處。

時至今日,已開發國家對於相關政策已有了重大進展,例如更長的育兒假,好讓媽媽們可以專心哺餵母奶。

根據非政府組織拯救兒童組織(Save the Children)的母乳餵養調查,挪威是擁有全球最慷慨的育兒假國家之一,有99%的新生兒接受母乳餵養,並有70%的嬰兒在出生三個月後仍持續哺餵母奶。

在全球,女權主義者長期對抗將展示乳房視為性物件的過度性化的文化, 以捍衛在公共場合哺乳的權利。

並也出現了如「解放乳頭」的運動(#FreeTheNipple),以挑戰女性身體的性別化意識;但這個運動因排除了酷兒、跨性別、性別表現不一致者與種族化的敘事而顯得有所不足。

 

發展中國家對於母乳哺餵的困境

「母乳哺餵的迷思」在當今以利潤為導向的企業策略中,始終是用來吸引市場的重要角色。

英國的《衛報》以及拯救兒童組織的調查中指出,企業持續使用侵略性的、祕密的甚至非法的方式針對世界上最貧困地區的媽媽們,促使她們選擇配方奶而非母乳哺餵──這已經影響到了嬰兒健康甚至造成嬰兒的死亡。

而發展中國家的母親仍處於弱勢情況,例如,亞洲就佔了全球配方奶的53%市場份額;面臨到已開發國家中的配方奶銷售漸趨平緩,企業正利用發展中國家的薄弱立法以提升它的銷售。

根據市調公司Euromonitor的調查,2018年全球的配方奶銷售額將增加4%,而大部分的增長是來自於發展中國家。

 

新殖民主義:從經濟到政治權力

實質上的情況是,殖民主義的產物下採取了新殖民主義:已開發國家的企業從發展中國家獲得利潤,並犧牲了人民--特別是婦女與嬰孩。

而這些公司的行動也愈來愈大膽,並在鞏固經濟力量的同時採取更多公開策略--這些經濟力量正快速轉變為政治權力。

在聯合國等傳統保障人權的組織中,我們可以看見「企業利潤優先於人們生活環境」的企業干預。

2018年,厄瓜多爾在世界衛生大會(WHA)上提交了一份支持母乳哺育的決議,而美國不贊成這份決議,並威脅如果其他國家支持這份決議,將對其實施貿易制裁撤回軍事支持

(值得注意的是,配方奶龍頭亞培對2017年川普的就職典禮做出貢獻。)

儘管有川普政府的這些威脅,這項決議最終還是通過了。

 

因此,當我們正在世界哺乳周(8/1 – 8/7)慶賀世界各地對於母乳哺育取得的進展,也值得反思對於母乳餵養的現在進行式戰爭,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的媽媽們選擇母乳哺餵所受到的迫切威脅。

讓我們與全球的女權主義者共同動員,以幫助確保所有父母都得到安全環境的支持,為嬰兒餵養提供最佳選擇,而不受強權企業影響。

 

原文出處:http://bit.ly/2YKSwU9

 

Facebook留言

則留言